那些请佛牌的女明星,都会面临一个问题!

刷完你的卡
刷完你的卡
刷完你的卡
4225
文章
0
评论
2021年12月22日18:02:30 评论 0


那些请佛牌的女明星,都会面临一个问题!

  嘶——

  疼!

  这是乔夜星有意识以后的第一个感受。

  她费力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里?她不是一头撞死了吗?为什么……为什么还会有意识?难道,没死成,被人救活了?

  想到这里,乔夜星整个人都的情绪,陡然降到了冰点。一股绝望感,席卷了自己全身。

  等等!不对!

  她突然打量了下四周,发现这里不是秦家!

  这是……这是浴室!而且是,是战家的浴室!

  这是怎么回事?!

  乔夜星猛地支起身子,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泡在浴缸里,而且……这左手的手腕上,竟然还在流着血!刚刚的痛感,就是从这里传来的。

  她眼疾手快地扯过一旁的毛巾,用力捂住自己正在流着血的伤口!

  这是什么情况?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战家的浴室里?而且……手腕的伤口,也正在提醒着她,一切……好像都不对!

  她抓过一旁的手机,摁开按键。

  上面的时间,显示的是:2018年7月20日!

  18年?竟然是18年!她竟然……重生回到了两年前?!

  “哈哈……哈哈哈哈!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乔夜星猛地仰天大笑了起来,眼泪顺着眼眶滑落。

  既然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生!那么,她就绝不会白白浪费这得来不易的大好机会!

  乔若岚!!秦世豪!!还有那些谋害过我,算计过我的人!你们统统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绝对不会!!

  18年的7月20日这天,乔夜星一点儿都不陌生。因为上一世的今天,也正是她听了乔若岚的教唆,选择采用割腕这样的方式,来逼迫莫臻扬,让他答应和自己在一起!

  呵呵!如今一切重来,那么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乔夜星极为冷静地脱掉了自己身上穿着的白色性感睡衣,扔进垃圾桶里,快速地用浴巾将自己裹上。

  然后再打开手机微信,删掉了置顶那里,莫臻扬的聊天对话框。

  刚做完这些……

  “砰——”的一声,浴室的门,被大力踹开。

  紧接着,几人鱼贯而入。

  “夜星,夜星!呜呜呜……我的傻妹妹啊!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那莫臻扬有什么好?为了他,你竟然连命都不要了!有没有想过我们啊!”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一下子就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乔夜星,痛心疾首地哭着,痛斥着她。

  乔若岚!!

  乔夜星的内心,猛然升起了一股灭顶的杀意!

  但是,很快被她压下。

  “乔夜星!你疯了是不是?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枭儿,有没有我们战家?为情自杀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还要不要脸了!”这是另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看着那位贵妇人,乔夜星的眸光微微闪了闪。

  那是……孟美瑜,她现在的未婚夫——战墨枭的妈妈。

  乔夜星极为冷静地推开了抱着自己,哭得梨花带雨的乔若岚,这再轻笑了一声,佯装无辜道:“姐,孟姨,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为情自杀?”


第2章 你特么可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听到乔夜星的话,乔若岚立刻伸手握住了她包裹着毛巾的那只手,再揭开毛巾,指着上面的刀口,一脸心痛地说道:“还说没有!这是什么!你怎么这么傻!割腕自杀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夜星,你糊涂啊!”

  看到乔若岚这一副伤心欲绝,又痛心疾首的表情,乔夜星真是恶心得差点吐出来!

  割腕自杀这种事她都做得出来?

  呵呵!难道这个主意,不是她这位好姐姐给她出的吗?

  现在她之所以敢这么义正言辞地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不就是仗着她不会把“割腕自杀”这件事的真相,说出来吗?

  “没有啦姐,我这是误伤,我……”乔夜星刚想解释,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乔若岚着急忙慌给打断了。

  “怎么可能是误伤!夜星,我知道你是为了怕我担忧才这样说的,姐姐都知道。”乔若岚眼眶泛红,这眼泪竟然说掉就掉下来了。

  妈的!你知道个球啊!

  乔夜星真的好想爆粗!

  “乔夜星,你必须给我好好解释解释!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孟美瑜厉声质问着乔夜星,语气非常不客气。

  “好了!你们先下去。”这时,一个低沉醇厚的嗓音,倏地传进了乔夜星的耳朵里。

  她抬眸,视线落在了,站在浴室门口的那抹颀长挺拔的身影上。

  战墨枭……是他。

  她名义上的未婚夫。也是一直以来,都在背后默默护着她,替她擦屁股,解决困难的人。

  可是她却……

  呵……乔夜星啊乔夜星,你特么可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枭儿,她……”孟美瑜还想要再说点什么,可是却被战墨枭打断了。

  “下去。”战墨枭没有多说,只再次嗓音冰冷地撂下了这两个字。

  孟美瑜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战墨枭一眼,这再转身出去了。

  战墨枭一记冷眼扫过去,乔若岚也只能乖乖地离开。只是在临走时,她仍是不甘心地再看了战墨枭一眼。

  见状,乔夜星不禁挑唇冷笑了一声。

  浴室里,只剩下乔夜星和战墨枭。他掀目,看了乔夜星一眼,沉声吩咐了一句:“出来。”

  说罢,他便先一步地出了浴室。

  乔夜星抿了抿唇,跟着就出了浴室。

  战墨枭让乔夜星坐在沙发上,然后再从抽屉里取出了医药箱,坐到了乔夜星的旁边,开始给她处理着伤口。

  虽然,战墨枭此刻浑身上下的戾气,有些重,可是,在帮她处理着伤口的时候,动作却很轻柔。看到这样的战墨枭,乔夜星忽然觉得鼻子很酸。

  他还是一如她记忆中的那般英俊帅气。

  深邃而又立体的五官,如刀削斧凿一般棱角分明。仿若古希腊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一般耀眼。

  冷峻的寒眉下是那双淬着冷意的眸子。而眼前这个俊美邪佞的男人,此时此刻,这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凛然沉冷的杀伐之气。

  他在生气,她感觉得到。

  就在乔夜星正在想着,自己该说点什么,来打破这满室的寂静时,他却突然开了口。

第3章 还想要解除婚约吗?

  “真的……就这么喜欢他吗?”喜欢到,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而富有磁性,如同大提琴拉出的旋律一般,悠扬悦耳。

  只是,他说话时的语气里,却带着一股阴寒沉冷之意。这每一个字,都像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抿了抿唇,乔夜星抬眸,目光怔忡地看着他:“战墨枭,如果我说,我是被人教唆的,是被误导了,才干出这种事来的……你信我吗?”

  她可以找借口,去搪塞孟美瑜,可是……却不想欺骗战墨枭。

  战墨枭没有回答,他只微微掀目,迎上她的视线,不答反问:“你觉得我该相信你吗?我能相信你吗?”

  乔夜星:“……”

  她有些颓然地扯了扯唇。

  是啊!她哪里值得他相信了?

  为了莫臻扬,她干出的蠢事,难道少了吗?

  现在说她是被教唆,被误导的?呵呵哒!

  见乔夜星不说话,战墨枭盯着她,看了许久。

  “好吧!”耸耸肩后,乔夜星这再努努嘴:“那我以后保证,我不会再干这种蠢事,也不会再喜欢他。这样行不行?”

  闻言,战墨枭的神色,非但没有缓和,反而紧蹙起了眉。他看着乔夜星,从上到下地在她身上梭巡了个遍,越看,这眉头蹙得越紧。

  不是……这几个意思?

  这是什么眼神?

  “乔夜星,你脑子烧坏了?”战墨枭直言。

  噗噗噗……

  他观察了自己半晌,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没有!!”乔夜星凶巴巴地剜了他一眼。

  “那就是鬼上身了。”战墨枭脸色平静地又说道。

  乔夜星:“……”

  这要她怎么说?

  妈的!说实话,都没人信了!嗨呀!真是气人。

  对于战墨枭而言,要乔夜星放弃莫臻扬,那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如今,她竟然自觉自发地说,她不会再喜欢他了?

  这话,的确太不可信了!

  难不成……又是什么新招?

  这般想着,战墨枭沉了沉脸:“乔夜星,你又想耍什么新花招?不要以为你以退为进,我就会放任你继续追求莫臻扬。或者不计较你这次,为了莫臻扬割腕自杀的事。”

  说到最后那句话时,他的语气里,已然裹上了浓浓的怒气。

  乔夜星:“……”

  天地良心!她可真是比窦娥还冤!毛线的以退为进啊!

  她说的真真儿的好不好!

  仰天翻了翻白眼,乔夜星无奈道:“我发誓!我真的说得都是实话!算了,我光这么说,你也不可能就信我,还是用我以后的行动,来向你证明吧!”

  乔夜星这话,倒是让战墨枭的眉宇,舒展了几分。他像是倏然想到什么一般,这再睨着她,语气冷冷的:“还想要解除婚约吗?”

  “No!才不要!”乔夜星立刻瞪大瞳孔,然后双手在胸前比了个叉的手势。

  开玩笑!有这么粗,这么强大的金大腿!她疯了才会不要!

  前世那个傻叉乔夜星,已经死了!

  看到她这幼稚的举动,以及睁得大大的眼睛,战墨枭的唇角,几不可查地微微往上勾了下。

第4章 那我们战家就成全你!

  战墨枭的这抹浅笑,却被乔夜星捕捉到了。

  她眸光一亮,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这个男人啊!还真是帅得让人挪不开眼,这一笑起来,更是让周遭的一切,都变得黯然失色。

  看到乔夜星望着自己笑了起来,战墨枭倒是敛了敛自己唇角的笑意。他的眸色或深或浅,几番沉浮,他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她,也没有说话。

  这张精致绝美,又不施粉黛的小脸儿上,所展露出的这抹笑颜,是那般的迷人。

  “你笑什么?”战墨枭问。

  “那你又笑什么?我是看你笑,我才跟着笑的。”乔夜星眨眨眼,很是义正言辞地回答。

  战墨枭不说话了,继续低头给她包扎着伤口。

  “嘶~轻点儿!”乔夜星低呼一声,缩了缩自己的手。

  “忍着!”战墨枭语气不好地轻声呵斥完,这再略显阴阳怪气地回了她一句:“割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疼?”

  话虽这么说,但是再动手的时候,却已然放轻了许多。

  乔夜星:“……”

  算你狠!

  ……

  楼下。

  “孟姨,你说,夜星她不会有事吧?”乔若岚的眼泪,还没有收住。她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又极其担忧地询问着孟美瑜。

  孟美瑜的脸色,十分难看:“你看她像是有事的人吗?”

  “孟姨,您不要生夜星的气,她还小,还不懂事,所以才会做出这样冲动的事来。求您不要跟她计较好不好?”乔若岚轻咬着下唇,泪眼朦胧地看着孟美瑜,再这般柔声地对她开口。

  然而她越说,孟美瑜心里的火气,就越大。

  “还小?她19岁了!真以为自己是三岁小孩儿吗?这种事竟然都做得出来!到底有没有把我们枭儿,把我们战家放在眼里!”孟美瑜的语气,很是气急败坏。

  说完后,她这再侧头看着乔若岚,拍了拍她的手,叹气:“你啊,就是太善良了!你那个妹妹,要是你有一半懂事啊,我都心满意足了!”

  “哪有,夜星其实还是很乖的。”吸了吸鼻子,乔若岚嗓音柔柔地回了孟美瑜一句。

  “呵!乖?我还真是半点儿没看出来!”孟美瑜对乔夜星,简直是嗤之以鼻。

  乔若岚没有说话了,可是,在孟美瑜没有看到的时候,她的唇角,却倏然挑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弧来。

  ……

  战墨枭带着乔夜星下楼来的时候,孟美瑜还正在气头上,而乔若岚则是温柔耐心地在宽慰着她,帮乔夜星说着“好话”。

  看到乔夜星来,孟美瑜立马开始放狠话:“乔夜星,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放在这儿!你若是真的这么喜欢那个莫臻扬,甚至不惜为了他可以自杀!那我们战家就成全你!只要解除了你和枭儿的婚约,你随便肆意妄为,想做什么都没人管你!”

  一听这话,一旁的乔若岚,眼睛倏然就亮了。心里的激动之意,真的快要溢出来了。

  成功了吗?她这是要成功了吗?!

  然而,还不等乔若岚的兴奋劲儿过去,却只听乔夜星略显无辜地说道:“孟姨,我不知道姐姐是怎么跟你说的,但是……但是我真的没有要为了莫臻扬自杀!你们都误会我了。”

关注【有时看书】(youshikanshu)

主页回复“ 027 

那些请佛牌的女明星,都会面临一个问题!

刷完你的卡
龍婆多 一期善加財(財佛) 佛牌

龍婆多 一期善加財(財佛)

龍婆多 佛歷 2500年一期善加財 牌型瓦巴魯清批 本廟制作發行,據官方資料稱:此枚佛牌最早追溯到2476年就已經開始制作加持。也同時期在寺廟給善信結緣。不過鑒定卡上均寫2500,此間有新老之分。此枚...
阿贊初2549 子彈殼版本 納朗澤度金 佛牌

阿贊初2549 子彈殼版本 納朗澤度金

郵票澤度金唯一可以與泰南Wat Phramahathat(澤度金本廟) 相提並論的就屬大城府的Wat Puttaisawan。這枚澤度金納朗是師傅最有名的聖物之一。當然也是屬於成名作。在2549年澤度...
龍婆禪南2548 一廟四面神大梵天王 佛牌

龍婆禪南2548 一廟四面神大梵天王

眾所周知 當代四面神標桿極高僧 龍婆禪南。一廟瓦邦古滴通 真正的禪南玩傢都知道,一廟所制造的聖物不同凡響。特別是粉類佛牌,師傅通常用廟裡出塔的粉料來融合制作。裡面包含瞭大量早期高僧的聖粉。所以力量確實...
龍婆添2518七龍佛詳細介紹 佛牌

龍婆添2518七龍佛詳細介紹

龍婆添(龍婆Tim)2518八樂七龍佛龍婆添(瓦拉韓賴寺)是泰國鼎鼎大名的高僧,與必打之王龍婆多為好友,當年在泰國信眾已超越十萬人。龍婆添督制的碰派坤平佛牌,是聞名全東南亞之聖物,近年在泰國價格更是屢...
龍婆貴佛牌排名推薦 佛牌

龍婆貴佛牌排名推薦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關於龍婆貴師傅的收藏級別聖物。為何師傅的聖物用收藏級別來介紹。因為師傅加持的頂級聖物都是價格不菲,並不是普通人隨手就想入手就能擁有的。從收藏的價格上就不難看出師傅的地位和口碑,今天就手...
龍婆丁2480-2485靈猴科普 佛牌

龍婆丁2480-2485靈猴科普

龍婆丁(wat Bangwua 瓦邦喔)為泰國極有名高僧,師傅生於佛歷2420年3月14 日,20歲時在屈班胡寺出傢為僧,一生修習多種法門,一生神跡多不勝數,其中以制作靈猴最為出名,被譽為全泰第一靈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