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泰国卖佛牌——后传》第153章

刷完你的卡
刷完你的卡
刷完你的卡
4225
文章
0
评论
2021年12月28日22:00:31 评论 0
“有贼?”我大惊,连忙查看。消业斋并无值钱东西,平时就算收现金,比如算命、测字和看相等,基本都把钱收进口袋或者包里,大额的那种就直接存银行了,不会把几千几万放在抽屉里,所以根本无贵重物品可偷。但我心想,多半不是因为钱,也许有人在找其他东西。
大概查看一遍,其实看了也是白费,因为这柜子平时我也很少开,都是锁着的,钥匙就在抽屉里,但我几乎没开过,也不需要。消业斋的生意都是动嘴居多,不需要什么书籍和道具。掏出手机报过警,现场我也不打算再动,反正没金银财宝。坐着喝了口水,忽然看到从柜子里被翻乱的那些杂物堆中有个小红木盒,已经打开。
我把小红木盒捡起来,看到里面空空如也,垫有白色丝绢底,里面是海绵,但木盒从里到外没有任何标志和文字,不知道原本是用来装什么的。看来也被小偷翻过,拿走里面的东西之后就扔在地上。红木盒沉甸甸,肯定是实木,我直接给司马大师打电话汇报,他这次接的倒快,听说进了贼,翻得乱七八糟,连忙问:“柜子里有个红木盒,在不在?”
“真巧,这红木盒就在我手里,”我说,“是空的,应该早就让小偷给洗劫走了。我对天发誓啊,出发去杭州之前我肯定把大门锁好了,这点可以肯定。”
司马大师问:“红木盒真在你手上?”我说当然,司马大师不信,让我拍照发给他看。我失笑,“一会儿报完警我给你送去!”司马大师说那最好,又告诉我不用报警。
我说:“还是得报吧,遭了贼就得报警,不然没权力调监控。我们得知道是谁干的,万一是严洛的那个徒弟呢?”司马大师却说别浪费时间,把木盒给我送来就行。既然他不同意,我也只能放弃,看来是真没值钱物件。
挂断电话,看着这个红木盒,我心想这盒是不是比里面装的东西还贵,司马大师为什么这么紧张。他不是贪财的人,这盒就算是海南黄花梨做的也值不了上万。临出发之前我去了趟厕所,蹲坑的时候,我翻来覆去看着手里的红木盒,下意识晃晃。好像手上有震感,还发出轻微的咚咚声,似乎是空的。
我又多晃了几下,用手轻轻把白丝绢布拽出来,里面是木底板,仔细看四周有缝隙,其中右侧还有个细小缺口,像是小刀撬过的痕迹。出了厕所,我去胡喜堂借来一柄裁纸刀,小心翼翼地将木盒的底板撬开,真是空的,里面有个红布包裹物。揭开红布,是个精致的八角型小银牌,居然是十厌牌,看上去跟之前司马大师戴的那个完全相同,至少我看不出区别。
“我去,他还有备货呢!”我很惊喜,知道这东西是司马大师的命根子,能强力辟邪,在阴间还可以指路,之前走阴的时候为了吸引桥中那些阴灵,他将十厌牌扔开,导致之后的走阴过程找不到路,如果不是有阿赞温达,估计都回不来。
来到司马大师家,把红木盒交到他的手里,紧盯着其表情。司马大师接过木盒打开,看看里面,我能看到他有个很隐蔽的、用手惦重量的动作,随后表情一阵轻松。我问:“盒里装的什么?贵不?”司马大师摆摆手,说有个金戒指,家里传下来的,没多贵,丢了也就丢了,不值钱。又说我可以走了,他要继续睡觉。
“没想到,你这十厌牌还有备用的。”我站起身,假装轻描淡写地说。
司马大师脸色顿时变了:“你说什么?”
我说:“没什么,我走了啊,你慢慢睡觉。”
司马大师看着我,等我打开防盗门要迈步出去时,听到他在屋里说:“回来。”我心中暗喜,连忙走回去,假装问还有什么事,是不是帮你扔垃圾。
“刚才在电话里我就不应该急着让你送木盒,说完我就后悔了,你肯定会起好奇心!”司马大师白了我一眼,深深吸了口气,叹息着,“全都是命中注定的,注定的……”我还在那装傻充愣,说听不懂,司马大师伸手从床头柜拿过一柄美工刀,撬开红木盒的底板,拿出包在红布中的小银牌,“那个小男孩怎么样了?今天是第三天。”
我笑着:“你记得还挺牢,可不,过了今晚午夜就是第三天了。”
司马大师手握银牌,沉吟不语,我也没多说话,坐在旁边。老半天他才说:“给小男孩的家人打电话,先问身体有没有变硬、变凉,如果没有,问他们愿不愿意试一试,收费五万,必须要先将小男孩运到那老头的医院附近,找个能过夜的地方,越近越好。”我连连点头,立刻打电话给李景瑞的父亲,说明来意。
“什么意思?”对方问,“施法救我儿子?为什么你们能救他?景瑞到底怎么了?”我说你这是典型的被人施过夺魂术,我们消业斋的老板司马大师可以施救,不保证百分之百成功,但你现在只有这个选择。
李景瑞的父亲想了想,就同意了。我问过调查公司老板,确认了那家私立医院的地址,让李景瑞父亲把景瑞从医院接出来,在私立医院附近找一家最近的小旅馆住下。在旅馆里,我看到李景瑞脸色苍白,双眼紧闭,但身体是软的,司马大师伸手摸了摸胸口和腋下,尚有余温。司马大师告诉他们:“夺魂术的关键就在被夺者假死时刻的三天后,也就是今天午夜时分。到时我会以观冥的方式,去寻找李景瑞的魂魄,如果运气好,赶在走过阴桥之前把他带回来,就能活。”
“阴桥?”男孩妈妈问。司马大师说那是一个相隔地带,一头是半阴半阳之地,另一头就是阴地,只要过了阴桥,这人才算是彻底死去,肉身才开始腐烂,神仙下凡也救不成。
李景瑞父亲说:“就是传说中的奈何桥?有孟婆守着的那个吗?”司马大师说差不多,但没有传说中那么戏剧化,桥上并没有刻任何字,更没老太太给你喝什么汤。
“没骗人吧?”他半信半疑。
我说:“要不你也跟着,免得不信。”他连忙说好,我得亲自去救儿子。
司马大师摇摇头:“别去,他没有经验,去了就得跟范姐一样。”这夫妻俩互相看看,脸上有怀疑的神色。我能猜出原因,他们有可能觉得我和司马大师跟那个夺走他们儿子的人是串通一气的,就为坑钱。
李景瑞父亲说:“我非去不可!”我说那好,省得我遭罪,你愿意去那再好不过,事后你生病发烧运势低,要自己承受。
当晚,午夜时分开始,司马大师指挥小男孩父母,让孩子妈在旁边把风,他则与男孩父亲一同睡去。而我为了验证结果,就在那家私立医院的斜对面网吧里,找了台能看到马路对面的机器,坐着上网。
一小时后,已经是凌晨两点钟,我看到有辆涂有96144黑数字的白色依维柯汽车停在医院门口,两个男人从车后拎着一口纸棺走进医院。没多久再抬出来,还有几个人跟出来,同时伴随着男人激烈的争吵:“你他妈的,你给我说清楚了!”(未完待续)

往期回顾(想看以往更多章节,可点击推文顶部的“鬼店主田七”链接,即可查看所有推文列表)
《我在泰国卖佛牌——后传》第152章
《我在泰国卖佛牌——后传》第151章
《我在泰国卖佛牌——后传》第150章
……
《我在泰国卖佛牌——后传》第3章
《我在泰国卖佛牌——后传》第2章
《我在泰国卖佛牌——后传》第1章

 


 

 

我的微信号q778524365不用验证,直接就能加,我的QQ号778524365也无需验证,微信朋友圈的佛牌与QQ空间相册同步。想看黑岩原版《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可点击推文末尾左侧“阅读原文”,即可直接进入黑岩H5端观看。以账号登陆后再收藏此书,再进入“黑岩阅读”的APP中,用相同的账号登陆,就能在书架内找到本文。

刷完你的卡
龍婆多 一期善加財(財佛) 佛牌

龍婆多 一期善加財(財佛)

龍婆多 佛歷 2500年一期善加財 牌型瓦巴魯清批 本廟制作發行,據官方資料稱:此枚佛牌最早追溯到2476年就已經開始制作加持。也同時期在寺廟給善信結緣。不過鑒定卡上均寫2500,此間有新老之分。此枚...
阿贊初2549 子彈殼版本 納朗澤度金 佛牌

阿贊初2549 子彈殼版本 納朗澤度金

郵票澤度金唯一可以與泰南Wat Phramahathat(澤度金本廟) 相提並論的就屬大城府的Wat Puttaisawan。這枚澤度金納朗是師傅最有名的聖物之一。當然也是屬於成名作。在2549年澤度...
龍婆禪南2548 一廟四面神大梵天王 佛牌

龍婆禪南2548 一廟四面神大梵天王

眾所周知 當代四面神標桿極高僧 龍婆禪南。一廟瓦邦古滴通 真正的禪南玩傢都知道,一廟所制造的聖物不同凡響。特別是粉類佛牌,師傅通常用廟裡出塔的粉料來融合制作。裡面包含瞭大量早期高僧的聖粉。所以力量確實...
龍婆添2518七龍佛詳細介紹 佛牌

龍婆添2518七龍佛詳細介紹

龍婆添(龍婆Tim)2518八樂七龍佛龍婆添(瓦拉韓賴寺)是泰國鼎鼎大名的高僧,與必打之王龍婆多為好友,當年在泰國信眾已超越十萬人。龍婆添督制的碰派坤平佛牌,是聞名全東南亞之聖物,近年在泰國價格更是屢...
龍婆貴佛牌排名推薦 佛牌

龍婆貴佛牌排名推薦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關於龍婆貴師傅的收藏級別聖物。為何師傅的聖物用收藏級別來介紹。因為師傅加持的頂級聖物都是價格不菲,並不是普通人隨手就想入手就能擁有的。從收藏的價格上就不難看出師傅的地位和口碑,今天就手...
龍婆丁2480-2485靈猴科普 佛牌

龍婆丁2480-2485靈猴科普

龍婆丁(wat Bangwua 瓦邦喔)為泰國極有名高僧,師傅生於佛歷2420年3月14 日,20歲時在屈班胡寺出傢為僧,一生修習多種法門,一生神跡多不勝數,其中以制作靈猴最為出名,被譽為全泰第一靈猴...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